登录 | 注册 | 忘记密码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凤凰教育网
关闭用户登录
  •  
  • 莫砺锋教授讲唐宋诗词(上)
  • 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1-11-7 9:01:02 阅读次 【
  •  

        莫砺锋,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,博士生导师,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,教育部高校文化素质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,教育部中文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,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常务理事,中国宋代文学学会副会长,中国杜甫研究会副会长,中国陆游研究会会长。著作有《江西诗派研究》《杜甫评传》《朱熹文学研究》《唐宋诗歌论集》《莫砺锋诗话》《杜甫讲演录》《莫砺锋说唐诗》《漫话东坡》等。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各位老师,下午好!

        生平第一次和中学语文教师交流,除了我读中学的时候跟我的老师交谈之外。我不知道该讲什么,也不知道该怎么讲。我先讲一个小时,剩下的一半时间,我想和各位老师做一个互动,各位老师想和我交流什么,我们具体地来谈一谈。

      我跟大家从事的职业都是语文教学,但是我们教学的对象不一样,我现在在南大,基本上是给博士生开课,上什么课呢?整天就是讲用什么版本,怎么考证,怎么写论文,就是这些东西,应该说比较枯燥乏味的东西,因为我们要保证我们的学生能写出论文来,能拿到学位,与大  家给中学生打语文基础的教学,要有一个广泛的视野,那是不一样的。

      中学是每个人最美好的回忆,我家三口人,我们说自己母校的时候,不大讲大学的,都讲中学,我的母校是苏州中学,我的老伴母校是南师附中,我的女儿的母校是金陵中学,所以三个人一讲到中学,就彼此不相让,大家都说自己的母校好,争论不休。中学的老师给每个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,我现在非常清晰地记得中学的老师,我按照现在的标准是一个理科生,如果不是文革的话,我肯定去学工科了。我的语文老师确实讲课非常好,我自己觉得他给我们打的基础非常的扎实,所以后来我转专业,从理科转到文科,好像并不困难,就是中学的基础打得非常好。

      今天在座的都是中学里的老师,我知道中学老师的分量。大概十几年以前,我有一次到教育部出高考考卷,为语文考卷命题,课题组里面当然也有几个大学的老师,也有北大附中的语文老师,还有他们的退休校长,当时大家在一起命题,讨论试题的准确性,答案是不是唯一性等等,我觉得中学语文老师非常的厉害,大学语文老师如果跟他们的意见不一样,最后经常他们的意见是对的。就是我们不太追求答案的唯一性,我们比较开放,你们追求的是准确。假如我今天讲得不够准确,请大家原谅,这是在大学里养成的习惯。

      那么讲什么呢?还是从唐诗宋词的阅读、鉴赏、研究等,综合地谈一谈,说说我自己在这些方面的一些体会。我本人没有大学中文系的本科的学习阶段,因为刚才说过,我们这一代人,在座的老师恐怕都比我年轻,我们的人生经历不一样。我1966年高中毕业,1978年才进大学,因为我是下乡插队去了,我去当知青去了。我当知青的经历很长,我1966年高中毕业,1968年秋天下乡,1978年在生产队拿到录取通知书,在农村整整十年。所以我一直说我最擅长的专业,既不是本科时读的英语,也不是我研究生时候学的中国古典文学,而是长江下游地区的水稻栽培,种水稻已经是一把手,可惜现在农学院从来不请我去讲学。像我这样的人,大学才读了一年半,又是读英文专业的,所以中文系的课没有上过。后来直接跟程千帆老师读研究生,直接进入了研究生阶段。这样,本来应该在本科阶段接受的教学,接受的训练,我是没有的。也许自己做过一点弥补,我在当知青的时候胡乱看书,那时候借不到想要看的书,所以看书非常的杂,像《孙子兵法》我都全文背诵过,当然也读了一点唐诗宋词。

      所以说,关于唐诗宋词,或者说整个中国古典文学,我觉得一开始是可以自学的。我自己读了一些书,后来再来读研究生,衔接起来好像不太困难。学习古典诗词的关键在哪里呢?我觉得最关键的是读书,是品味,读书、品味是第一位的。在中文系里学习文学史课程,老师来分析古代的作家,来给你做种种的分析,都是次要的。第一重要的是读书和品味。假如老师希望你们的学生将来对这方面产生兴趣,在阅读唐诗宋词方面有感觉,能够喜爱这些东西,最关键引导他们读作品,广泛地接触作品,这是最主要的。作品读得多,读进去了,后来的问题都顺理成章地解决了。如果这一点没有解决,他在阅读中没有任何的愉悦感,得不到审美的感受的话,怎么讲都没有用,他还是不能进去,他还是不能主动接受。

      所以唐诗宋词的阅读,关键就在于喜欢这个东西,我们的老师,要让学生喜欢它。如果你根本不喜欢文学,你读了作品不受感动,你怎么研究文学呢,你会说这个东西没意思,那你不可能研究。第一要喜欢,用程千帆先生的原话,就是“感字当头”。但是尽管这么说,我们不能放弃指导,我们不能说这样只要培养兴趣就可以了,我们完全放任不管了,那肯定也是不行的。所以我们在大学里还是要有指导,要让同学了解一定的规范。下面就从这一点讲起。

      我们现在读唐宋时代的作品,不管是诗也好,词也好,当然都是古人留下来的文本。我一向不太喜欢用唐诗宋词这样的名词,我比较喜欢说唐宋诗词,也就是唐宋时代的诗和词。也就是说,无论是五七言诗也好,词也好,我们都把整个唐宋时代放在一起来考虑,就是你读唐诗的同时,你也不能忽视宋诗;你在读宋词的时候,你也不能忽视了唐五代词。唐诗以后有了宋诗,才形成了我们诗歌史上双峰并立的局面。所以在宋以后,我们只有唐诗宋诗,我们不怎么说明诗清诗,因为诗歌领域里双峰并峙的格局已经形成。这也就是说,宋诗具有与唐诗同等的价值。词的方面也是一样,词虽然到宋代才发展到巅峰,但是唐五代词也已经非常好了,比如李后主的词,那是我们不能舍弃的,我们都很喜欢。所以唐宋时代的诗词,应该作为一个整体来阅读、来把握、来体会,我们才可能对它掌握得比较全面,体会得比较深刻。

      唐宋时代除了诗词,还有其他的文学作品,我本人也很喜欢唐传奇,唐代的传奇写得真美,唐宋的散文也都写得非常好。为什么我们比较强调唐宋的诗词呢?我想引用美学家李泽厚的一句话,他本人是研究思想史和美学的,但是他曾经说过一句关于唐诗宋词的话,他用的是“唐诗宋词”,他说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渊源流长,博大精深,但是中华传统文化并不是全部内容都有永恒的价值,随着时间的推进,里面有些组成部分,它的光芒会逐渐的暗淡,它的价值会过时,我很同意这一点。比如说古代的一些伦理学方面的一些观念,当时的人觉得天经地义的,但是我们今天觉得有些过时了,甚至完全可以否定了。但是李泽厚说,中华传统文化有一个组成部分,就是唐诗宋词,它的魅力是永恒的。只要中国人还说汉语,只要中国人还用方块字写作,那么唐诗宋词的魅力永恒,我们会永远记得这些珍贵的文本。

      唐宋时代的诗词,发生的时代距离我们已经很遥远,距离时间最长的有1400年了,最近的也有800年了,经过这么长时段的变化以后,文本本身就产生了很多问题。也就是说,我们要注意版本,要注意文本本身可靠还是不可靠,是准确的还是不够准确的,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。关于这个问题,学术界所了解的情况可以说是后来居上。在上个世纪40年代,当闻一多先生在西南联大、在昆明讲唐诗的时候,他还不太注意这些问题,我们看闻一多提到唐诗,他一般就说见于《全唐诗》卷几,只要是《全唐诗》里有的,就认为文本就没有问题。我们现在已经知道,《全唐诗》是不可靠的,里面的问题非常多。学界经过考证,已经发现了很多的问题。我现在说一下我自己阅读时发现的问题。我当初通读《全唐诗》的时候,从第1卷读起一直读到第38卷,出现了王绩的诗,我读了觉得眼前一亮。为什么会眼前一亮?因为《全唐诗》是按照时代来编的,所以《全唐诗》前面几卷的作品,基本上是以唐太宗为中心的那些宫廷诗人的作品,内容是写帝王的生活,形式上是比较华丽的,我们普通读者读起来感觉不太好。

      然后读到王绩,情况变了。王绩虽然生活在长安,但是他在诗中怀念家乡的田园生活,再加上类似陶诗的朴素自然的语言风格,所以读到这里就像一股清风吹进了诗坛。但是王绩有一首诗,标题叫做“在京思故园见乡人问”,就是我在长安,我想念家乡,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老乡,我就问他。这首诗的构思方式非常像大家熟悉的王维的《杂诗》:“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。来日绮窗前,寒梅著花未?”问题是王绩这首诗比较罗嗦一些,它是五言诗,大概20多句。他一口气问了老乡12个问题:家乡的梅花有没有开花,我的竹子长得怎么样,我家乡的亲戚他们还好吗?我刚才说到版本问题,那么这首诗在版本上有问题吗?尽管它的风格、它的内容都跟整个初唐诗坛不太吻合,但是它在版本上是没有问题的,它是可靠的。为什么我们说它可靠?因为在敦煌卷子里面有王绩的五卷本文集的手抄本,里面就有这首诗,所以应该说版本上没有问题。

      那么我为什么要举这个例子?原因在于同样是在《全唐诗》第38卷,我们又发现了另外一首作品,那首诗的标题叫《答王无功问故园》,就是回答王绩问故园。第二首的内容就是逐一地回答了刚才那首诗所提出来的12个问题。所以这两首诗是一问一答。按照一般的逻辑推理,既然第一首诗是没有问题,那么第二首诗应该也没有问题。而且既然把第一首诗放在《全唐诗》的第38卷,那么第二首肯定也是同时写的,也应该编在38卷。有一本书里就举这两诗作为例子,说唐朝人用诗歌进行问答,王绩写了一首诗问他的老乡,他的老乡写一首诗来回答他,等等,文字非常的漂亮,分析得头头是道。但是假如我们关注一下版本问题的话,我们追问一下文本可靠不可靠的问题,那么这种分析就成问题了。

    原来这第二首诗,它的作者是王绩的老乡吗?他是初唐人吗?我们看看这个作者署的是谁?署名是朱仲晦,朱仲晦何许人也?我们在唐代的文献中找不到他的任何材料,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,唐代哪里有这个?很凑巧,我比较熟悉朱仲晦这个人,为什么熟悉他呢?因为我写过一本叫《朱熹文学研究》的书,原来朱仲晦并不是别人,就是南宋的朱熹。朱熹他排行第二,他有一个字叫仲晦。那么南宋的朱熹为什么写一首诗和初唐的王绩来问答呢?原来这是古人的写作习惯,中国的古人很幽默的,不像我们现在的学者很死板,朱熹很幽默,他要跟古人进行对话,就是朱熹看到初唐的王绩写的一首诗,问他的乡人,但是没有人回答他,朱熹就来回答他一下。所以第二首诗就是朱熹写的,为什么我们能保证是朱熹写的呢?因为第二首诗就在南宋刻本的《朱文公文集》中,这个文集是朱熹生前编定的,他去世四年以后,他的儿子朱在就把这本书刻出来了,这个原刻本现在保存在国家图书馆里。那么宋人朱熹写的诗怎么会编到《全唐诗》里呢?这是由于编者比较草率,一看到这首诗是回答王绩的,而王绩是初唐人,就把他编进去了。当然他看到的文本正好署名不是朱熹,署了朱熹他一定会知道,署的朱仲晦,大家不太熟悉,不知道朱仲晦是谁,就编进《全唐诗》了。所以我们现在经常利用的典籍,不一定是可靠的,不是说白纸黑字就是可靠的,它往往是不可靠的,它里面会有这样那样的错误。

      当然老师们也许会说,我们一般不读《全唐诗》。我知道中学老师非常辛苦,你们没有时间读《全唐诗》,不读《全唐诗》,就碰不到这样的问题。但是即使只读选本,你同样会遇到版本的问题。我们下面就转到选本上来。唐诗的选本,我最愿意推荐就是《唐诗三百首》,当然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更新的、比较能体现现代价值观的唐诗选本,但是我愿意推荐的第一本唐诗读本还是《唐诗三百首》。《唐诗三百首》已经诞生两个半世纪了,它是清代乾隆29年编成的,就是1764年。两个半世纪以来,《唐诗三百首》家喻户晓,是最流行的唐诗选本。

      那么请问《唐诗三百首》有没有问题?是不是我们拿到一本《唐诗三百首》,就可以放心地读呢?同样,我们还是要追问一下它的版本情况。大概在十多年以前,我在南大课堂上遇到过《唐诗三百首》的版本的问题,那个时候我还给南大的本科生上文学史,我讲到唐代文学史,我就顺便推荐了这本书,我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本,它好就好在它没有门户之见,它注意到唐诗的各个流派,山水田园诗派,边塞诗派等等;各种诗体,绝句、律诗、古风都照顾到了,面面俱到,所以很有代表性。但是我顺便也说了一句,我说孙洙的《唐诗三百首》,它的选目也有一个严重的缺陷,这个缺陷是什么呢?就是没有选李贺的诗。我个人觉得这是个缺点,无论我们从哪一种价值标准来衡量,既然《唐诗三百首》选了310首的唐诗,李贺就一定要入选,而且入选一首、两首还太少,照我看来,要选他个4到6首,才符合李贺在唐诗史上真正的地位,符合他的贡献和价值。李贺虽然是短命诗人,活了27岁就死了,但是他的作品非常有独特性,成就也很高,不能不选。

      南大的同学是很喜欢跟老师讨论问题,课堂上都很活跃。我刚说完这个,我也没有教同学发言,就有一个女同学站起来发言了,她说老师您刚才讲得不对。我说什么不对呢?她说《唐诗三百首》里已经选了李贺的诗,你怎么说没有选呢?假如今天我在南外的教室里讲唐诗宋词,假如待会有哪位老师站起来说您讲错了,我肯定首先诚惶诚恐地承认我讲错了,为什么呢?因为我下个月就60周岁了,人一到这个年龄,老年痴呆的前兆就出现了,昨天读的书,今天就记不清楚了。这个事情发生在十几年以前,十多年以前我还没有老年痴呆,我自己觉得脑子还比较清楚,所以当那个同学说,《唐诗三百首》已经选了李贺的诗了,我一下子就朦掉了,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的智商产生怀疑,我一向记得是没有选的,怎么这个同学说选了呢?所以我反问她:选了吗?真有意思,那个同学已经站起来了,她从课桌里拿出书包,就抽出一本书来,原来这个同学随身带着一本《唐诗三百首》,她非常熟练地翻到那一页给我看。我走过去拿过来一看,白纸黑字,是“李贺”两个字,而且差不多有4到6首李贺的诗,全在里面。我很喜欢李贺的诗,像《苏小小墓》《梦天》等等,都在里面。仔细看封面,没有问题,《唐诗三百首》;看看扉页和最后一页,有没有前言,有没有后记,是不是经过现代出版社的改编,没有,没有经过改编,是一本原汁原味的《唐诗三百首》,但是里面就有李贺的诗。我当时受到的打击太大了,所以我也不管课堂纪律,我说停一下,让我翻翻这本书。同学们都停在那里,我就赶快翻这本《唐诗三百首》,一翻翻到最后,对《唐诗三百首》印象比较深的老师可能还记得,《唐诗三百首》是这样编排的,首先是诗体,就是五言古诗、七言古诗、然后律诗、然后是绝句,每一种诗体里面则按时代先后,从初唐到晚唐。所以《唐诗三百首》的最后就是晚唐的七言绝句,我一下子翻到最后面,看到了另外两首作品,我当时真是如释重负,我松了一口气,为什么?倒不是其他,而是我还没有老年痴呆,我没有记错。于是我把这本书还给那个同学,我说对不起,你这是一本伪造的《唐诗三百首》。那个同学不服气,她说怎么是伪造的?我这不是地摊上买的,是新华书店买的,而且有出版社,有书号。我说尽管这样,这也是伪造的《唐诗三百首》。

      我为什么这么有底气,很有信心地说它是伪造的《唐诗三百首》,就在于这一本所谓的《唐诗三百首》,它不但中间出现了原来没有选的李贺,而且还出现了另外一个原来没有选的诗人,选了他的两首诗。这两首诗中有一句话,现在是人人都知道,就是因为张艺谋拍的一部电影,叫做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,那么大家马上清楚这个诗人是谁了吧?就是晚唐的黄巢,就是农民起义领袖黄巢,黄巢写过两首咏菊花的诗,一首是“飒飒西风满院栽,蕊寒香冷蝶难来。他年我若为青帝,报与桃花一处开”;另外一首就是“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;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”。为什么我一看到这两首诗,我就能断定这是一部伪造的《唐诗三百首》?就在于《唐诗三百首》是清代乾隆年间出现的,而在乾隆年间是不可能把黄巢的诗选到一个唐诗选本中去的,因为黄巢在当时的定位是乱臣贼子,他是造反的人物,在当时是一个反面人物,当时是不可能选他的诗的。现在在我们的电视剧屏幕上面,有一种吹捧清朝的不良风气,康熙、乾隆,说得怎么了不起,怎么英明,那个时代是怎么的好。实际上乾隆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在思想、文化方面统治最残酷的时期,当时的文字狱是有史以来最残酷的,朱元璋时代都比不上它。许多史料都在。乾隆时期的文人学士,要写文章、要编书,稍有不慎,说错了一句话,不但你自己掉脑袋,而且是满门抄斩,株连九族。怎么可能想象乾隆二十九年,我们江苏无锡的孙洙编一本《唐诗三百首》,竟然选黄巢的诗,选进去以后,这本书还风行海内,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所以我当时就断定这是伪造的。我后来做了一些调查,调查的结果是,这本书是华北某省的一家人民出版社出版的,很可能是这家出版社的编辑先生,他们要印《唐诗三百首》,这位先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李贺,这跟我差不多,就自作主张地给他补几首进去。最离奇的是,他怎么特别喜欢黄巢,又把黄巢的两首诗补进去了,这下子就露了马脚。所以我劝老师们,就是你们自己买书也好,你们向同学们推荐书也好,除了书自身以外,还要注意出版社,千万不要买华北某省人民出版社出的书,他胡编乱造,不负责任,误导读者。古典文学的书国内有三家出版社,第一家中华书局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第二家上海古籍出版社;第三家是我们江苏南京的凤凰出版社,就是原来的江苏古籍出版社。就是这三家,他们校对比较好,他们的书比较准确,不是错字连篇。所以我们读书的时候,确实要注意版本的问题,就是要保  证我们所读到的作品,它是可靠的,这样才谈得上进一步的阅读和理解。

      解决了文本问题以后,下面就说一说怎么读的问题,读的时候要注意一些什么的问题。怎么读,很难说有一定的尺度,这个是说不清楚的。因为阅读诗歌,实际上最好的境界就是您跟古代的诗人直接进行对话,你深入作品,来体会古代的诗人在里面抒发的那种美好的情怀,你要感受这一点,当然同时也体会他们艺术方面达到的水准。我们读杜甫的诗,既要体会其忧国忧民的情怀,也要体会他是怎么千锤百炼的;我们读李白的诗,既要想象其豪气干云的气概,也要想象他是怎么一挥而就的,这些方面没有一定的尺度。我现在想要谈一谈的是,各位老师应该向我们的同学们说清楚,唐宋诗词确实是值得他们的阅读的。就是不要为了语文课的分数,为了语文考试而去读,而是为了其它的目的,为了你的人生,为了你的语文修养,甚至你为了你的文字能力、你的口头表达能力等,你都应该多读一些。我们中华民族的语言文字是有我们的特点的。我们是用方块汉字来进行写作的,诗词就是最大程度地发挥了我们汉字的美学潜能的一种文本。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,当我们用汉字来组织成一个文本,写成一个美文的时候,随便哪种形式都不比不上诗词,它把这种文字所有的美学的潜能都发挥出来了。我们的汉字,它是一个一个的方块字,单字、单音、单义,所以只有方块汉字才可能产生对仗的意识。其他的拼音文字可以有对偶,但是不可能对仗,因为它不可能完全长度相等,只有汉字才可能对仗。同时我们的汉字有四声,由于有四声,每个字有声调的变化,所以即使它没有乐谱,即使只是吟诵,它也有一种音乐美。为什么要讲究平平仄仄,它就是造成一种回返往复的音乐美,诵读本身就有一种音乐美包含在其中,而这一切都体现在诗词当中。所以诗词是汉语文字所最能表达美感的一种形式。

      还有一点,就是汉语的表达,它跟其他语言,其他文字相比,简洁是一个最大的优点。我们到联合国大厦去看,它的每一种文件,因为有五种工作语言,就是中、英、法、俄、西班牙五种工作语言,为了表示平等,每一种文件一定要翻译成五种工作语言,五种文本都放在那里,你还没有走近那个桌子,你老远的看到五堆文件,你就能把汉字的那一堆辨认出来了。为什么?因为它最薄。不管是什么内容,汉字的一堆肯定是最薄的一堆,因为它简洁。汉字的简洁在什么文本中表达得最好,就是诗词。最短的是五言绝句20个字,最短的词是16个字。日本的俳句算是短的了,还有17个字,我们只有16个字。这么简短的一种形式,竟然就是一个独立的、优美的文本,这充分表达了我们的语言文字的魅力。

      有些年轻人声称要跟传统文化割断关系,有一些年轻的诗人写诗,经常宣称要断裂,要跟我们的传统完全割断,什么唐诗宋词,我一概不读,我只接受外国的影响。我一直觉得,假如你要这样写诗的话,你最好是学好了外语,用外语去写。如果你还想用汉字来写,这种联系是割不断的,因为唐诗宋词的优点、它的精华,已经沉淀在我们的语言文字本身中间了,很多词汇就从那里来的,你是割不断的。况且让我们的下一代多读一点唐宋诗词,不但能提高他们语言文字的水平,而且能培养他们对民族文化的认同感。

      唐宋时代的诗也好,词也好,距离我们的时间都相当长了。经过这样长的时间以后,发生了两种变化。一个是文本本身有变化,还有一点是我们的阅读能力有变化。当李白、杜甫写诗的时候,当苏东坡、辛稼轩填词的时候,他们同时代的读者对他们写的文本是非常容易理解的。唐代的诗、宋代的词都是当时最流行的文体,是大众都能接受的东西,并不是一个高雅的象牙塔的东西,所以很容易理解。但是经过了800年,经过了1400年以后,我们再来读它,情况变化了,连语言文字都变化了,读音变化了,很多唐代读起来押韵的东西,我们今天读起来不押韵了。唐人读起来平仄很和婉的东西,我们今天用普通话来读,平仄都不对了。除此以外,社会生活也变化了,人们的审美习惯,人们的价值判断,都变化了。所以有些作品,古人非常受感动,古人读了以后回肠荡气,我们今天来读,也许不那么回肠荡气,甚至无动于衷,这都是可能发生的。譬如说离别之情,假如按照主题来分类,不管是唐诗,还是宋词,离愁别恨都是第一主题,是写得最多,也写得最好的主题。但是那些诗词我们今天来读还那么动人吗?恐怕未必。就在于我们今天的生活条件非常好,我们今天出远门不再在路上走几个月,我们也不是一去无消息,去了以后晚上打个电话,发个电子邮件,对方马上就知道了。古人寄一封信,有时候几个月还没有送到。离别之后,对方是音讯全无。在那种情况之下,他们特别重视离别之情,而今人明显的比较淡泊。

      再比如说爱情,不管是李商隐的诗也好,还是晏几道的词也好,他们写的爱情都是回肠荡气,都是一种欲行不能、欲罢不忍的一种感情,感情很隐秘,又要想说出来,不说心里痛苦,说出来又怕人家听明白,要设置很多障碍,写得非常的隐秘。这样的一种情况,今天显然没有了。所以今天的年轻人来读李商隐的诗,读晏幾道的词,可能体会不到那种回肠荡气。李商隐可说是唐代诗人中的情歌王子,他写爱情写得最好。但是我们看他写的爱情,是明白可感的吗?可感,但是并不明白。

      以前有一个女作家,叫苏雪林,她的笔名叫苏绿漪,散文写得非常漂亮。这个苏雪林也是一个学者,她研究李商隐的爱情诗,她写过一本著作,这本著作最初的标题叫《李义山恋爱事迹考》,她认为把李商隐诗中写的那些恋爱的内容,都考证出来了。这本书后来出了第二版,书名就变了,不叫《恋爱事迹考》,叫做《玉溪诗谜》,就是李商隐诗中的谜语,不再理直气壮的说是考证了,改成猜谜了。我说苏雪林说考证,肯定不能成立,我看过那本书,大部分结论是不能成立的,真的是牵强附会。她说猜谜对不对呢?她能把谜底猜出来吗?也不可靠,都是瞎猜的,牵强附会。当然,即使我们对李商隐的诗读不懂,还是会觉得它美好,会觉得他抒发的那种情感是纯真的,而且它符合爱情本身应有的特性,即隐秘的。问题是,他们是写得好,可我们现代人阅读起来有一点距离怎么办?

      陈寅恪先生说得好,他说我们阅读古人的文本,我们研究古人的生活,一定要怀有理解之同情,就是你不能要求古人靠拢我们,古人已经不在人世了,他们不可能靠拢我们,只能由我们去靠拢古人。我们要设身处地地想一想,他们当时的环境,李商隐也好,晏几道也好,他生活的那个环境,不但有封建的体制造成的一些制约,而且封建的礼教观念在他们的内心铸了一道心灵枷锁,所以他们只能那样表达。我们尽管不能猜出他的谜底,并不妨碍我们阅读这些文字受到感动。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,我们同样觉得美,觉得亲切,觉得诚挚,这就好。我的意思就是,无论我们读唐诗宋词中的什么作品,假如古人的生活情景,或者是价值判断,他们的喜怒哀乐,跟我们今天还是相通的,比如王维说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,这种感觉,我想古人、今人都是一样的。大家如果到异乡客地去生活,想念家乡,肯定还会产生这种情怀,肯定会引起共鸣。假如有一点距离,古今的情况变了,这个时候就有一点隔阂,我们就不要强求古人,尤其不要用我们今天的一些价值标准,来苛求古人,来责备古人,你为什么不这样写,为什么那样写,你要知道他是在那个环境中产生的情感。

  • 返回顶部】 【关闭】 【打印
  相关文章
  • 暂无相关文章
  • 登录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
  • 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
关于我们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09 fhedu.cn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
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网站地址: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 经营许可证编号:苏B2-20100219
Mail:admin@fhedu.cn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苏ICP备10051783号-1
电话:025-83657840